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精神贵族之网易博客

———————— 只有想不开的人,没有走不通的路。

 
 
 

日志

 
 
关于我

张国良、有一点点小脾气 , 除了是个男人 , 其它什么都不是。

网易考拉推荐

孔丘诲人:表里不一、满口谎言  

2016-05-06 06:1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丘诲人表里不一、满口谎言 - 最后的精神贵族 - 最后的精神贵族之网易博客

                                                    高曲/文 

 

上篇说到关云长夜读《春秋》纯属装蒜,有作秀的嫌疑。而《春秋》正是另一位所谓圣人的拿手著作。俩位“圣人”可谓不谋而合。后人在这方面的政治招数可谓叫绝。 

《论语》中曾用孔夫子的话说:“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意思是说,作为君子,食物不能要求吃的太饱,居住不能要求太安逸。但是在《乡党第十卷》中,关于孔子饮食起居的一些说法堪称怪癖:被子的长短限制,衣服的镶边,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至于吃东西则“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沽酒市脯,不食。席不正,不坐”。肉食切的不合规矩不吃,调味品不恰当不吃,从集市上买来的酒和熟食不吃,席位不正不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食无求饱,居无求安”吗?伪君子的行为暴露无遗。他在教育弟子时经常说“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意思是说,一般礼节与其奢华,不如俭省,办丧事时,与其隆重对待,不如真正悲伤。但是,当他的弟子子贡想把每月送给他的礼物一只羊省去不用,孔子却说“尔爱其羊,我爱其礼。”这么明显的说“你爱惜那头羊,我爱那种礼啊!”,而他在子路想卖了自己的车厚葬颜回时却又说“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他的架子还真够大的,只是个“前大夫”,连走路都不能走吗?此时要是放在今天,岂不是典型的腐败分子?要求别人节俭,食无求饱,居无求安。而自己从来都从来不曾身体力行。口是心非、伪善到了极致。岂不是中国官场的有力见证?满口谎言,岂能是圣人所为?

再从从政上讲。他一方面鼓励别人从政,一方面又夸不从政的隐士,另外还口口声声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我们从他的文中常能看到私下与他的弟子们讨论政事,告诉他们应当咋样,面授机宜。是不是口是心非? 一位一直被中国人尊称为圣人的孔子,实际上只不过有一张虚伪的面具罢了。       

在《论语·颜渊》里,有这样一段经典:季康子问政孔子:“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意思是说以德服人,以理服人,用实际行动去感化别人。 然而他自己又是怎样实施政务的呢?在《荀子》里有这样的记载:“孔子为鲁摄相,朝七日而诛少正卯。”并对少正卯列出了五项罪名: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最后咬牙切齿地归纳说:而盗窃不与焉,可见其罪大恶极。至于少正卯到底做了些什么让孔子对他那么恨之入骨,史上没有记载。但可以可以肯定少正卯也是一个朝廷命官,和孔子一样也曾经讲学,只不过他的思想和孔子水火不容,相抵触吧。我倒是觉得,孔子的口才大概一定不是少正卯的对手。否则岂能让孔夫子那么仇恨呢? 类似的事情在孔夫子后半生的官场中屡见不鲜,可见他同样是容不得别人的。和中国官场不谋而合。都是受他的思想影响的。满口谎言,表里不一,可见一斑。
在《论语·子路》里,樊迟和孔夫子有一段对话。樊迟向孔夫子请叫学农,他却在背后嘲笑樊迟说:“真成一个在野小人了,樊迟呀!君子在上位,只要能好礼,民众便莫敢不敬。只要能好义,民众便莫敢不服。能好信,民众便莫敢不用他们的真心和实情来对上。政治能做到这地步,四方民众都会背负了他们的孩子来请入籍,那就耕户日增,耕地日辟,何必自己学稼穑之事呀!”俨然一副奴隶主的嘴脸,把自己凌驾于百姓之上,靠一张嘴皮子,剥削百姓。在《论语·阳货》中有这样的记载。孔夫子在武城听到弦歌之声莞尔笑说:“割鸡焉用宰牛刀。”连老百姓唱歌也能招来他的耻笑。可见在他的心里根本是没有老百姓的。何为爱民?他的思想的虚伪性招来学生的反对。有一名叫子游的就反驳他说:“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言外之意痛斥他以前说过的话都当放屁了吗?孔子无可应答,只好道歉:“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虚伪透顶。 

孔子一生最大的贡献就是为统治阶级制定的《礼》,以维护他们的统治地位。“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他的学生宰我就对这个观点有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意思是说:父母活着的时候,孝顺敬养,死后虽然难过,也没必要惺惺作态,搞些乱七八糟的程序。孔夫子却不高兴的说:“你要是心安的话你就去做了!”等到宰我出门之后却破口大骂:“予之不仁也。”其实就这个问题很多他的弟子提出过反驳,认为所谓“久丧要垂涕,要依庐而居,又要强不食,薄衣而为寒。”不仅是对活人身体的摧残,于死者无益,对生者更无益。可惜儒家的思想对中国影响太深,劳民伤财,至今无法得到纠正。

明朝万历年间5年,张居正曾经试图纠正《礼法》,却被一些士大夫以破坏传统伦理为由进行了“廷杖”,也引发了万历以后各朝的“朋党之争”,勾心斗角直至葬送了大好河山。追溯起来,这笔帐要算在孔子的头上。都是虚伪惹的祸!
林语堂先生曾经这样批判孔子说:“孔子何曾温良恭俭让?貌似阳虎,何尝温?一方堕费,一方欲往见以费叛的公山弗扰,又骗蒲人不适卫而出围,出围后主张适卫而伐蒲,何尝良?不见孺悲便罢,又取瑟而歌,何尝恭?狐貉之厚以居,什么也不食,什么也不食,何尝俭?不肯卖车葬颜回,何尝让?“怕是对孔子最好的总结。一个一生都口是心非,伪善到极致的统治阶级代表,岂能是圣人?

当然我们不能彻底否定孔子,但是他的某些行为的确与圣人相距甚远。拨开那些虚伪的面纱之后,我们才发现:他的人格,所谓的圣人的魅力只是后人以统治者的利益为目的的无限吹捧的结果。他口是心非,伪善至极。他的学说把人类世界分成了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束缚和蒙骗了一代又一代国人,为统治者的利益保驾护航,堪称绝唱。他之所以能被追捧为圣人,是历代统治阶级对他的学说美化的结果,伪圣人而已。而对于劳苦大众来说,是祸害,是思想的敌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